我不喜歡等待,曾覺得等待是找自己笨的事,

在等待的時間裡能做太多太多的事了,

記得幾米寫過,人不可能一輩子做同一件事,打同一件工,愛同一個人

真的,專一的痛苦在於當中空白的時間太多了,

你專一的對象心目中,不可能只有你一個,如此一來付出和接收到的不平衡,形成了思念,執著,怨恨或者是身不由己的痴迷

都不正常不健康,鴨梨超大,人超級撚灰的←

所以現在我才真正明白等待的無奈的滋味,

絕大部分時候,等待都是無可奈何的,身不由己的,不想等待,做些什麼來分心吧,可心裡還是煩煩的趕不散那陰影,一天中等待了十六小時,睡八個小時,那十六個小時裡還要忙甚他許多有的沒的,依舊的生活,依舊的談天,依舊的工作,依舊的笑笑的

根本什麼都提不起勁,

等不到你的消息

「為什麼能夠這樣一聲不吭的,就到一個我完全不知道的地方?你在哪裡,你在做著什麼,你在想著什麼?」

一點了,你早已睡了吧?今天你的日子是怎樣渡過的?

距離讓一切都變遠,變神祕,變美麗

 

然後我是一個數字大白痴,親愛的人的生日都不怎麼記得

所以我覺得男人能記得上一個戀人的生日,並在那天想一想他,這個男人也算真不錯

我會記得那個人的生日,一直都記得那個數字

可是,

那一天總是默默的來,又默默的過去,我並沒在當天意識到那就是他的生日←倒像一個熟悉的朋友

聽說,跟他提起我的事,他會默默的答一句,已經不關我事了

如果,問我關於他的事,我會誠懇的說一句,你有他的近況可以告訴我嗎??

 

十四歲有點遙遠,今天心裡有點發緊。

一步一腳印,深刻的走了過來,剩下什麼?

一場回憶,兩個人的回憶如果其中一方忘了,就變成一個笑話了。

 

今天的我,又如何?過上怎樣的生活??朋友,朋友,你們在哪裡去了?有人聽到我的呼喊嗎?

頹廢

CIC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