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很久以前的港劇《世紀之戰》,提到的一個小故事,不知怎的我記憶超深刻:D

 

從前有一個男人A,一個男人B,兩人一起逛街,走著走著,就看到一家小店前坐著一個女人和一隻狗,

男人A就向男人B說:「我可以恭敬的說一個字,令那個女人笑 ,又可以再恭敬的說一個字,令那個女人生氣。」

 

男人B不相信,於是男人A就走上前,來到女人的跟前。。。

向著那條狗恭敬的說:「爸!」  女人忍不住笑起來

男人A馬上又向那女人恭敬的說:「媽!」


 以下是完全沒相關的雜事記而已。。。

今天去完醫院回來腰好痛頭好疼,整個大混亂,老爸只是拔一隻牙,卻流了滿滿n口的血,流了n個小時。。。。說不震驚是騙人的。。醫院的氣氛真的很討厭,不喜歡,不過當時因為擔心著老爹情況精神繃緊

可以的話真的不想再去再看,實在冷得發毛

有些人自我感覺特良好,自己即使不是對的也是好的,一直心裡都如此的認為,驕恣非常,就算是自己狀況出了點錯也還是比其他人好,以這種心態還能遑談什麼溫柔和關心?不知覺地俯視著別人,就說是自己高貴的情操?誰受得了啊,你欠了我八輩子,我恨你九輩子,真是可悲!

昨天比今天遙遠,今天比明天更虛無啊。。

 

好想去買書嚷了好久都買不成-w-

(也差不多該睡了大家晚安XD

CIC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